全身緊繃到想自殺的孩子

發佈日期:2020.09.29
現在初次見面的人,週邊朋友都會介紹我在做的體感連結技術,很多人都會很好奇這是什麼?

多數的人抱著好奇心態會請我幫他們看一下身體扭曲程度,或者看一下腰椎或者頸椎有啥大問題。

前幾天有一個個案讓我印象深刻...

在一個飯局當中,有朋友介紹了我的技術後,其中友人A

很興奮的問了自己狀況,在觸摸和稍微看過一下後我感覺沒什麼大問題,這時候友人A請我幫他看弟弟B,B相當年輕才17歲而已,是一個身心都很有發展性的階段,可是我明顯看出B的狀況相當嚴重,在我觸摸他的身體以及稍為觀察後。

A很好奇的問我:他是什麼狀況?

我:呃...不方便說。

A:幹嘛!有什麼不方便。

我:人家很好,沒什麼好說的,這麼年輕,才十七歲。

後來大家一陣鬧哄哄下結束了這個話題,離開那個飯局時後,我轉身跟朋友密友說:那個弟弟我猜童年身心應該有遭受到虐待程度事件。

我朋友很訝異:這麼嚴重嗎?看起來不像啊!頂多就是稍微沒自信了點而已,誰十七歲會有自信。

我說:絕對沒這回事,他的那個狀態,我認為很不妙。

昨天B來找我,他看起來還是又焦慮又緊張,在安撫一下情緒建立信任以後,他娓娓道來

B:我從今年後每天都失眠,我一天只睡三小時左右,我感覺快要窒息,一直好緊繃好緊繃,我一直在忍耐忍耐,我情緒時常在爆炸邊緣線上,其實今年以後我常常都在想死,我想自殺,我只是在等什麼時候自殺比較好。

我看著他青澀的眼神說這些如中年以後沉重的社會壓力,好似一抹烏雲遮住那青春臉龐。

我說:「我知道,我那天飯局時後就發現了,所以我沒說戳破你,我也沒說出口。假若我那天脫口把你的事情說出來」

B:「如果你在大家面前講的話,我會崩潰。」

我:「恩...所以我很開心你來了。這件事情有機會讓它過去。我要幫助你,讓你的身體重新變成你的伙伴」

課程當中,我協助他一同看見自己有墊腳的習慣,以至於他無法良好的使用骨盆跟髖關節,所以我帶他做了一些骨盆運動;同時也帶領他一起察覺他的呼吸模式,透過費登奎斯獨特的練習打開呼吸通道。

一堂課結束後,他找回腳的連結。找回呼吸,找回很多東西。


他找回自在放鬆感覺,他很訝異沉重感從身體離去,我問他:「憂愁還在嗎?」

他笑著對我說:「它離開了。」

我:「現在是否感覺可以繼續走下去,走得很遠」

他:「對,感覺好像可以走很遠很遠都沒問題!」

祝福他能走得長遠,走的自在,走出自己的路。

祝福十七歲少年。